• <s id="vd2f6"></s>

      <mark id="vd2f6"></mark>
  • <ol id="vd2f6"><center id="vd2f6"></center></ol>
    <ol id="vd2f6"></ol>
    <ol id="vd2f6"></ol>

  • <ruby id="vd2f6"></ruby><progress id="vd2f6"><code id="vd2f6"></code></progress>
  • <menu id="vd2f6"><th id="vd2f6"></th></menu>

    戰地上盛開的菊梅蘭荷——脫貧攻堅戰役中的巾幗女將

    字體:[]
    瀏覽次數:2818 作者:金妤 發布時間:2019-07-22 14:34:36

    一提起她們,淮南市扶貧工作領域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提起她們,壽縣脫貧攻堅的畫卷就展現出巾幗英雄的風采;
      一提起她們,駐村扶貧的歲月就有了春蘭夏荷秋菊冬梅的美景。
      她們,便是淮南市脫貧攻堅駐村工作隊的四位女隊長——金兆璜、卞霞、楊文、史學麗。
      今天的脫貧攻堅是社會主義中國動員全國力量向貧困開戰的一次戰役,戰役的戰略思想之高、戰略定位之精準、戰術之多、規模之大、參戰人員之多、人員素質和能力之強、受惠人口之廣泛,都是史無前例的。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扶貧工作者不辱使命,淬煉成鋼,而其中,巾幗英雄則在戰地上盛開出具有別樣的風骨、風姿和風格的傲人之花。
      淮南市112支扶駐村工作隊中,有四位女工作隊隊長,她們是來自市紀委的金兆璜、淮南聯合大學的卞霞、市司法局的楊文、淮南日報社的史學麗,分別擔任壽縣澗溝鎮張郢村第一書記、壽縣大順鎮長崗村第一書記、壽縣保義鎮張祠村第一書記、壽縣隱賢鎮姚祠村第一書記。她們的年紀已不太年輕,但脫貧攻堅戰役讓她們煥發了青春,充滿希望的田野給她們注入了活力,黨和國家對農村和農民的扶持政策也讓她們充滿熱情,人生能夠有機會為他人做點實事的感受讓她們感到大愛在心。
      雖然農村生活對城市女性而言有極大的不便,雖然遭受鼠蠅蚊蟲的侵襲騷擾,雖然家里有上老下小的牽扯,雖然她們的身體也時不時出“狀況”,但是,她們都義無反顧地投入到脫貧攻堅的戰斗中。
      田野的泥土粘在她們的衣衫上,農家的熱茶香在她們的嘴角邊,一雙雙滿含期待和希望的眼神印在她們心中,為此,她們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堅強的、肩挑重擔、黨聯系群眾的戰士,用汗水用心血用熱情用擔當筑城一座橋梁,通過這座橋梁傳遞著黨的溫暖、國家的扶持和社會的愛心,通過這座橋梁傳遞著貧困戶的心聲、現狀和期盼。
      她們雖然都是同樣的用心用情、認真擔當,由于各自的氣質特點不一樣,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也呈現出不同的風采,猶如秋菊、冬梅、春蘭、夏荷,在各自的戰地上綻放,爭奇斗艷,吐納芳華。

    秋菊篇

    愛在張郢

      把市紀委扶貧工作隊女隊長金兆璜比喻成“秋菊”,而且放在前面寫,是因為她為人質樸,人淡如菊,是四位女第一書記中年紀稍長的一位。
      金兆璜,到壽縣澗溝鎮張郢村的扶貧第一天,就把愛與憫的眼光投向了這塊土地,這種眼光就像來自母親、來自姐妹的目光一樣,充滿了慈善和愛憫。

      作為淮南市紀委常委的金兆璜,有著紀檢干部的自律與嚴謹,但對張郢村的情感卻能恣意流露、深情抒懷。
      2019年5月21日,我隨文聯機關的同志第三次去張郢村的時候,金兆璜給大家介紹在村里情況時,充滿感情,全然把張郢村視為自己的家鄉:“我本來就是壽縣人,到壽縣的張郢村扶貧之后,壽縣的鄉音更濃了。對天氣的關注也跟之前不一樣,比如現在快到午收時節,就怕下雨。2017年我們來張郢村的第一年,秋收季節遇到下雨,在村里愁回到市里的家里也愁,跟家人叨嘮:這樣下下去,糧食收不到,貧困戶的生活更困難了。”質樸的語言,質樸的情感,勾勒出扶貧干部的質樸形象。
      一
      金兆璜的質樸是直觀就能看見的。外表沒有任何的修飾,舉止沒有任何的刻意,言談也是有什么說什么,對人是發自內心的真誠。
      “前幾天,縣里組織了文藝演出,在廣場上我跟一位雙目失明的老奶奶打招呼,她一下聽出我的聲音喊‘金書記’,我太很感動了,老奶奶憑聲音就能認出我來,很有成就感。”
      金兆璜喜于言表的成就感,實際上就是,以雙目失明老奶奶為代表的張郢村貧困戶對她扶貧工作的認可,對城市來的扶貧工作隊融入鄉村生活的認可;實際上就是,以雙目失明老奶奶為代表的張郢村貧困戶已經把她看作是村子里的人,看作是鄉親!
      鄉親,首先是金兆璜看待張郢村貧困戶的態度。在壽縣城里長大的金兆璜,認為到張郢扶貧就像是一種反哺,時代把她安放在張郢村,就是讓她用自己的工作來回報家鄉,這里的村民就是她的鄉親。

      張郢離壽縣只有20多公里,這片土地在歷史上被歸為壽州“東鄉”范疇之內,實際上它是在壽縣縣城的西南方。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的張郢,曾經因為一個人而揚名四方,這個人就是淮上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張匯滔。為推翻清朝封建統治,日本留學回來的張匯滔,追隨孫中山,帶領壽縣的反清志士光復了壽縣等州縣。在這場反清斗爭中,張匯滔及其親屬就有五六十人獻出了生命,而張郢(時稱張大郢子)就是生養他們的土地。
      2017年4月,金兆璜來到這片土地時,這里還生活著張匯滔的后代族人,他們在與貧困進行著戰斗。
      村黨總支書記張才文就是張匯滔的后輩族親,20多歲就開始在村里當民兵營長,30多歲就成為村支書了,擔當意識強、工作經驗豐富。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到村里后定下的工作思路,就是依靠村干部、帶好村干部。
      張郢村是由三個村合并而成,人口多,面積大,2018年6月,村兩委換屆之時,為了選好選對村里各項工作的領頭人,金兆璜充分發揮本單位工作優勢,邀請市紀委相關同志來村里解讀《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強化了張郢村黨員干部的紀律和規矩意識,確保了張郢村換屆工作風清氣正。
      雖然是紀檢干部,但在扶貧工作中,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的馬迪、蔡廣樂并沒有給人留下嚴肅威儀的職業形象,而是把極大的熱情和愛心獻給張郢村。
      本就質樸的金兆璜,駐村之后,她善良、仁厚的一面有了更本色的發揮。走訪到貧困戶,看到家里的電飯鍋煮不熟飯,她記在心中;村里的電網老化了,需要改造;看到貧困戶雨天出門腳上滿是泥濘,她記在心中:通往每家每戶的路,需要硬化;看到村民用水不便,她記在心里:能否也讓村民和城市人一樣也用上自來水呢?
      樁樁件件,金兆璜的腦海里記下了一筆筆“帳”:這是我們需要回報鄉村的“帳”,這是我們需要拉扯農民兄弟姐妹的“帳”。是“帳”,我們總要還的,現在習近平總書記號召我們下來脫貧攻堅,就是要我們來還這些“帳”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不能落下我們的“老鄉”,要用我們的工作讓鄉親們感到黨的關愛和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溫暖。
      于是,金兆璜緊緊依靠市紀委,聯系供電、交通、供水等部門和單位,爭取各種惠民政策和資金支持,終于讓張郢村家家戶戶用上了自來水,組組通、戶戶通的道路實現了硬化,電網完成了全面的升級改造,旱廁得到了改造,道路兩邊裝上了太陽能路燈,新建的文體廣場由長廊和徽派建筑馬頭墻戲臺組成,村民時不時地能在廣場上觀電影、看演出。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成員也在廣場上與民同樂,分享著國家脫貧攻堅決策給張郢帶來的變化,給張郢貧困戶帶來的紅利。

    QQ圖片20190722150739.png


      二
      廣場上的燈火安靜下來之后,住在廣場后面村里的金兆璜,心里想的是張郢村貧困戶中的一些“難心戶”。
      因為有在市婦聯工作的經歷,在走訪貧困戶過程中,金兆璜的直覺告訴自己:村里有幾位婦女的情況要深度關心一下。
      這幾位婦女是什么樣的人?金兆璜說,這幾位婦女有相同之處,她們都是外鄉人,有精神上的殘疾,生活狀況很讓人同情。
      5月21日中午,我們隨金兆璜、扶貧工作隊和村干部走訪了幾位這樣的“難心戶”。
      第一戶家里的堂屋里坐著一位面目黝黑、手拿扇子的短發女性(時節未到熱得要扇扇子),見到我們來,翻翻眼,不停地扇著扇子。金兆璜領我們進到里屋,一位白發老婆婆從床上坐起來,連連對我們說:“對不住啊,對不住啊!”金兆璜安慰老人,讓她休息。走到院子里,金兆璜介紹說,堂屋坐著的是老婆婆的媳婦,沒有生活能力,精神不好的時候還會打人。生下的兒子已經長大,智力正常,常年和丈夫在外打工,家里就靠老婆婆打理。婆婆手巧能干,枕頭上繡花、田地里干活都是一把好手,現在身體也不太好,剛才“對不住”的話顯然是覺得自己不能起床招呼客人而內疚。
      第二戶家里只有一位女性躺在里屋的床上,我們到來時,她只是翻個身,然后又面朝里躺著。金兆璜為她拉了拉身上的薄被,介紹說,她現在生著病。本是個愛美的人,冬天都穿裙子。身體好的時候,就穿著裙子到村部要打掃衛生。我看到屋里大衣柜的門把手上掛著一件色彩艷麗的裙子;空空蕩蕩的外屋墻上,也掛著一個印有淮南新華醫院CT室的袋子,這都印證著金兆璜的話。
      第三戶家里干凈整潔,里屋的床上半躺著一位女性,相貌姣好、皮膚白皙,自顧自地玩自己的手,床上的被子上放著一本打開的雜志。我們談論她的時候,她沒有任何反應。只見她白凈的面孔之上有絲絲縷縷的白發出現在額頭。走在外屋,金兆璜說這家的女性愛干凈,天天掃地,所以家里很干凈。從不講話,即使和家里人講話,也聽不懂。但認識字,幫扶人走訪的時候,會給她帶些雜志來。生了兩個女兒,正在上高中和小學。
    第四戶則是個六十多的女性,丈夫已經去世,獨自住在村里給她翻新的房子里,我們一進門,她也笑著打招呼,然后就不停地掃地,嘴里還喃喃自語著外人聽不懂的話。問她從哪里過來的,她立即敞開嗓門說,自己坐了三天三夜車過來的,記得家里有水井,開礦。然后把眼光投向遠處,花白的頭發,身材和長相都不同于當地的婦女。
      金兆璜說,這幾位女性顯然是被拐賣或流落到這里的,她們令人擔憂的狀況是:有精神疾病,不知道自己是誰、從哪里來,所以就根本沒有辦法為她們找到原本的家。
      金兆璜無限憐憫道,這些婦女不知道經歷了怎樣的痛苦遭遇,以至于精神失常,不僅遠離自己的親人和家鄉來到這里,還成為生育工具,生活在貧病交加之中,我們來扶貧,她們就是真正要幫扶的人。
      金兆璜說這話的時候,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中年女婦女黝黑的面孔亂糟糟的短發與婆婆滿頭銀絲和繡花枕頭;印著花朵的裙子與印著醫院CT室的袋子;毫無表情的白皙面孔與青絲里露出的幾縷白發;喃喃自語地低頭掃地與大聲說話時遙望遠方,這些就像電影鏡頭再一次在我腦海里回放,一切的痛苦或許她們已經不再記得,或許她們現在的樣子就是對遭受劇痛的一種呈現,一想到這里,她們的人生遭遇不免讓人唏噓憐憫。
      讓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難心的是,這些女性,對自己的過去沒有一點記憶,姓啥名誰不知道,沒有戶口,沒有身份證,也沒有殘疾證明,國家相關的扶貧政策,她們都無法享受。
      困難難不倒有心人。金兆璜和村干部一起將這些婦女的情況向有關單位反映,并聯系市、縣殘聯,組織專家到村里,對她們進行殘疾評定,這樣才為這些女性起了名字、上了戶口、有了殘疾證明,按照政策,讓她們享受了低保和殘疾人補助,看病也能享受醫療救助政策。
      身為女性,金兆璜對村里的這幾位有精神殘疾的女性傾注了大量心血,對她們的遭遇深表同情,希望她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也希望有一天她們能夠恢復正常,找回自己,找到娘家。
      三
      張郢村地處淮河南岸,家家戶戶世代就靠種莊稼為生,除了種麥插秧,村民們沒有其他手藝。當幾畝薄田難以支撐生活開銷的時候,村里的青壯勞力接二連三地外出打工,留守在村里的大多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這種現象在今天的中國農村大量存在,每一個扶貧工作隊都會面對這樣的現實。
      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平時走訪和工作接待最多的就是老人和婦女,他們的家庭大都因病因殘致貧。建檔立卡之后,這些人都享受到了國家的精準扶貧政策,金兆璜欣然看到村里的貧困戶基本上都達到了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的扶貧工作要求,但她卻不滿足于此。
    金兆璜想,雖然這些貧困戶在國家政策扶持下都做到了“兩不愁三保障”,但是因病因殘的他們沒有勞動能力,如何才能讓他們的生活越過越好?如何能讓村里更多一些活力和生機?
      金兆璜的思考終于有了答案:壯大村集體經濟。這是扶貧工作隊到張郢村之后,采取的依靠村干部、選好村干部、帶好村干部之后的又一工作章法——在張郢村實現了有人管事之后,還要有錢干事!
      壯大村集體經濟,才能讓村干部團結和組織村民抱團發展,走出一條產業化、專業化的致富之路,也才有可能把外出打工的村民吸引回來,更能讓那些無勞動能力的人在脫貧致富的路上不掉隊。
      工作目標已經確定,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就真抓實干。金兆璜說,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們的單位——市紀委是強大的后盾。市紀委每次開常委會,主要領導都親自過問扶貧工作,只要我們提出工作需求和思路,領導都熱情支持、想方設法聯絡協調。
      在各方支持下,張郢村建了3座光伏發電站,買了挖掘機,有了扶貧車間等等,2018年村集體收入達到了101.8萬元,名列壽縣經營性收入十強村第四名。
      村集體有收入了,對于貧困戶,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采取的是“有能力的扶起來,扶不起的帶起來,帶不了的保起來。”為了讓貧困戶能有勞動技能,金兆璜和村干部一起,聯合壽縣人社局、商務局、農委等,到村里進行技能勞力培訓,讓貧困戶掌握產業發展與脫貧致富技巧,增強他們自身造血功能和可持續發展后勁。
      張文德是個老實巴交的村民,而且是個上有老下有小的貧困戶,因為貧困和生活擔子重,住房破舊,不與人交流,自卑封閉。金兆璜走訪時發現,張文德是個可以扶起來的貧困戶,之所以貧困不是他本人的原因,90多歲的老父親身患膀胱癌,臥床不起,支付過高額的醫療費;妻子和兒子都是聾啞人。他一個人支撐著整個家庭,而且家里也沒有語言交流的環境,所以形成了他不與外人說話、被生活壓得抬不起頭的形象。
      金兆璜多次到張文德家里,與他溝通交流、宣傳扶貧政策,幫助落實危房改造資金,讓張文德修建住房;又幫助聾啞的母子辦理殘疾證,申請低保;還根據張文德家的情況,幫助他申請財政補助資金進行家禽養殖,農閑時節張文德到糧站打工。這些幫扶措施,讓張文德一家在2017年人均收入就超過7000元,順利實現脫貧。

    QQ圖片20190722150811.png


      如今的張文德,從貧窮、自卑、封閉的世界里走出來,挺直了腰桿,臉上有了熱情的笑容,與之前判若兩人。對張文德而言,改變的不僅是他家里的貧困狀況,而是他的內心和精神。他記住了金兆璜到家里與他談心時,打動他的話:你是一位父親,兒子正在小上學,你要為兒子樹立一個壓不跨的父親形象!就是這樸實的話語,讓張文德振作起來、要強起來,無論是家禽養殖還是看守倉庫,他都勤勞盡心,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希望。
      對于村里那些缺乏勞動技能扶不起來的貧困戶,金兆璜和村干部的對策就是大戶帶動:張郢村的草坪種植和綜合稻魚特色養殖,帶動了160個貧困戶;糧食烘干房和光伏發電帶動了97個貧困戶;蔬菜大棚,帶動了37個貧困戶……
      四
      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村干部的協助下,用繡花的功夫做脫貧攻堅的工作,張郢村從貧困村中出列了。從這方土地走出的張匯滔等有志之士,他們奮斗的目標和愿望就是讓社會得到進步發展,國家越來越富強,人民生活越來越好,先覺者的愿望在社會主義中國實現了,他們的后輩族人在今天的脫貧攻堅戰斗中,實現脫貧致富,這就是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對張匯滔等先覺者的一種告慰,更是對這片土地和人民的一種反哺。
      張郢村從貧困村出列之后,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的任務并未結束,地處淮河行洪區的村莊要移民搬遷,艱巨的工作要等著他們和村干部們一起做。村部前后本來都是臭水塘,現在,前面建成了文體廣場、鄉村大舞臺,后面也正在建花園涼亭。新修的街道上,一間間有著文化特色的建筑沿街伸展,張匯滔故居也正在擬建之中……
      想著這些工作,金兆璜就覺得日子過得很充實、很快。“要把扶貧開發、現代農業發展、美麗鄉村建設有機結合起來,實現農民富、農業強、農村美。”這是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金兆璜和扶貧工作隊正按照這個要求去做,讓張郢村實現農村美、農業強、農民富。

    冬梅篇

    霞映長崗

      采訪卞霞的時候,她向我們描述駐村兩年多最難忘記的是大雪封路的情景以及冬天的故事,由此我便把卞霞的扶貧故事歸為“冬梅篇”。卞霞跟我們講述大雪封路的情景雖然已經時過境遷,但是,大雪中她在工作崗位的堅守,大雪后她充滿詩意的講述,就是在為我們展現了紅梅傲雪的精神和氣象。
      2019年,5月22日,小滿節氣的第二天,我們前往壽縣大順鎮長崗村采訪。
      小滿。大順。時令節氣和地理位置交織成美好的時空,讓大自然和人都顯現出機緣和美滿,不禁讓我感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對于卞霞來說,她駐村扶貧的工作接近尾聲,人生這場難得的農村工作生活達到了“小滿”;對于大順鎮來說,一場由卞霞發起的活動也即將“圓滿”。在大順這塊土地上,卞霞是個“順”和“滿”的收獲者,但這種收獲始于辛勤付出,成于用心用情。
      一
      大順鎮長崗村的扶貧工作隊是淮南聯合大學派駐的,工作隊隊長卞霞剛剛接到組織調整工作的任命,在即將交接工作之際,在己亥年小滿節氣之時,接受我們的采訪,并把她一手策劃、組織的一項全鎮性的活動順利完成好。
      卞霞是個有著文化情懷的人,雖然在此之前一直從事著組織人事工作,但這種情懷應該是在她心里扎下根的,所以,她把自己的扶貧生活看得是充滿詩意和財富的人生階段——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比我們年齡稍大的人都經歷過,在我們上學的時候,都有到農村去的這種心理準備。雖然我們沒有趕上這場運動,但是,現在這場脫貧攻堅戰役讓我們補上了人生的這一課,這種經歷對我們非常難得。”
      用“知識青年”的心態來看待駐村的歲月,所以,卞霞在駐村扶貧的工作中,用知識和文化來點燃這片土地,用激情和詩意來走著這段人生路。
    2018年的夏天,卞霞和駐村工作隊正式開始用知識和文化來點燃這片土地——利用淮南聯合大學和社會扶貧的力量,對長崗村進行教育幫扶,舉辦“助力成長” 留守兒童暑期夏令營活動。
      從7月1日到8月30日,淮南聯大的師生、社會愛心志愿者和大順鎮長崗村的小學生,“大手”拉起了“小手”,把課堂從高校搬到了農村,讓生長在鄉村里的孩子第一次見識了知識海洋的廣闊、第一次感受到了文化對性情的陶冶。
      兩個月里,“助力成長”像火炬點燃和照亮了長崗村孩子們的心田,也點燃和照亮了長崗村希望的田野。
      前20天,卞霞和駐村工作隊是“助力”的主要實施者——成立音樂、繪畫、英語、硬筆書法、課業輔導等活動小組,指定輔導培訓內容,招募到村支教的自愿者,向志愿者布置備課內容,籌備教材,聯系培訓場所,協調解決支教志愿者的吃、住、行等問題。
      后30多天的時間,卞霞領著志愿支教的老師,帶著鄉村的孩子把長崗村的夏天過的像一首詩、一支歌、一幅畫,讓孩子們的心頭長滿新奇和歡樂。
    生長在偏避農村里的孩子哪里見識過課本劇、哪里聽講過書法課,就是城市里學校開設的美術和音樂課,在長崗村的小學校也從沒上過。這個暑假,因為有了“助力成長”活動,成為孩子們人生中從未經歷過的快樂記憶,永遠留在他們心中。
      “在這次夏令營活動中,我不僅報名參加了話劇表演,還參加了詩詞吟誦、唱歌、繪畫,我努力練習口語、用英語練習介紹自己、象小畫家一樣展示自己的繪畫......通過一次次排演,一次次和老師的交流互動,我知道我已經變了,我不再害羞膽怯了,變得自信開朗了。”
      這是長崗小學5年級學生柏婭婷寫的文章,講述了她在“助力成長”活動中的生活和感受:
      “這個暑假參加夏令營遇到志愿者老師是我最幸運的一件事情了。是他們讓我從害怕展示自己到勇于展示自己,是他們無私的關愛和鼓勵給我了莫大的信心,每每看到他們忙碌身影、額頭的汗水,我都無比的感動,他們是什么人呢,他們是為了什么呢。不論怎樣,他們都是一群可愛的人,我一定好好學習,長大以后也要做這樣的人,把快樂傳遞出去。”
      從柏婭婷同學的文字里,我們看到了孩子們參加夏令營欣喜的感受,也看到了志愿者老師的辛勤付出,而作為活動的策劃者、組織者、實施者的卞霞,所付出的則是更多更多。
      孩子們30多天的夏令營課程結束了,卞霞的計劃中還有“結業典禮”的重頭戲。結業典禮是讓孩子們展示30多天的培訓成果,為參與支教的志愿者和夏令營的優秀兒童頒發證書。然后,對志愿者還有一份作業:撰寫心得體會。
      一場有始有終的走進鄉村的夏令營活動,從策劃到組織、實施,都是那樣專業、認真和完美,這就是卞霞教育扶貧的第一部“作品”。
      二
      如果把卞霞教育扶貧作品繪制成一幅畫,它的底色應該是什么?
      我知道在這幅作品里,蔥蘢著綠葉、盛開著花朵、高懸著星空,那是教育扶貧帶來的生機,點燃的激情和生發的夢想。那么底色是什么呢?
      還是在卞霞駐村扶貧的生活中找答案吧。
      2018年年底一個寒冷的冬天,卞霞在村里走訪,正好遇到一位家長蹬著三輪車,接自己的孫子孫女放學,三輪車上坐了四個孩子,到了家門口停下來。卞霞走過去,幫家長把孩子從車上一個一個抱下來,她摸了摸孩子們的手,冰涼冰涼的。
      孩子們進屋了,卞霞就站在門前跟家長說話,詢問孩子和家里的情況。心里想大冷天的,大人都凍得伸不開手,孩子們放學后肯定還要在沒有什么取暖設備的家里寫作業,讓人心疼。
      這時候,一個八九歲模樣的小男孩從門里出來走到卞霞身邊,遞上一個灌了熱水的塑料瓶,說:“老師,您先捂捂手吧!”卞霞馬上蹲下身,接過熱乎乎的瓶子,激動地把孩子摟在懷里。
      這個場景讓卞霞難忘。只有八九歲的孩子,能做出這樣的舉動,讓卞霞感到鄉村孩子質樸純潔的心靈和知道孝敬感恩的品質。
      因為“助力成長”活動,長崗村的孩子和家長都認識了卞霞;因為這部教育扶貧“作品”,長崗村孩子增長了見識收獲了快樂,所以,孩子們對卞霞充滿了敬重和感恩。

    QQ圖片20190722151044.png


      另一個場景同樣也讓卞霞終身難忘,那也是關于冬天的故事。
      2018年元月的那場大雪,降臨在淮南大地上的時候,一夜之間城市里的道路和小區完成被覆蓋了,日常的工作學習生活由此而被打亂。此時,卞霞正在壽縣大順鎮長崗村,住在村部附近的小平房。她早晨起床后發現停電停水,用力推開房門,驚訝地看到地面上是厚厚的積雪。
      從積雪上踩出串串腳印,站在潔白無聲的原野上,卞霞的激情在蕩漾著,用手機拍攝著鄉村田野的“蠟像”美景。但是,手機停止了工作,這才提醒她:此時的自己與外界沒有了聯系!
      看著厚厚的積雪,她知道只有從住處走到另外一個村莊才有可能讓手機充上電,才有可能與鎮里、與家里聯系上。于是,憑著記憶中的印象,她踩著積雪,走出一條通往附近村子里的腳印路,敲開了村民的家門,為手機充電,向組織和家人報告自己的情況。
      卞霞在向我們講述這段經歷時,非常平靜。但是我們設身處地地想,一位城市長大的女性,在一望無際、一尺多厚的鄉村雪原里行走,尋找著路,尋找著與外界聯系的方式,深一腳淺一腳,甚至摔倒、站起,再摔倒、再站起,這情景不是傲雪的冬梅精神嗎!
      寫到這里,我找到了畫的底色,那就是白雪一樣的純色,象征著扶貧干部的堅定頑強,象征著鄉村孩子的質樸純潔,象征著教育扶貧活動的雪中送炭,象征著只要愿意辛勤付出,就會在一張白紙上畫出最新最美的圖畫!
      正是有了這可以著任何色彩的底色,正是有雪中送炭的心愿,卞霞和扶貧工作隊教育扶貧的“作品”才能接二連三。
      為了讓鄉村孩子和老師見識更廣,卞霞組織了一場研學活動。如果說第一部教育扶貧的“作品”是把知識和文化“請進來”的話,那么,這部“作品”則是把孩子和老師“帶出去”,見識他們從未見識過的天地。
      這場研學活動在2019年5月17日舉辦。不僅是長崗村的學生,整個大順鎮學校的師生代表都參加了活動——到淮南豆腐小鎮開展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線的實踐活動,師生們穿上漢服,舉行“正衣冠”、“朱砂開智”、“啟蒙描紅”、“禮謝親師”、“啟蒙訓導”、“誦讀經典”的儀式和活動,還動手學習了豆腐的制作手藝。這是場開智思想、啟蒙禮儀、增長技藝的研習活動,讓鄉村學校和城市學校的師生一樣,擁有時代所給予的教育方式和資源。
      三
      卞霞和駐村工作隊教育扶貧的第三部“作品”,就是在我們采訪期間正在實施的。
      2019年5月22日午后,在書法家李多來的工作室里,卞霞和大順鎮黨委書記談宜芳在低聲交談,李多來則神情專注地揮毫于紙上。隨著“己亥小滿大順李多來”落款擱筆,這幅著飽含卞霞的殷殷之情、凝結書家藝術功力的書法作品圓滿完成,它將在卞霞教育扶貧第三部“作品”中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

    QQ圖片20190722151227.png

      大家對這幅來自壽州詩詞學會會長、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李多來手筆的作品嘖嘖稱贊,對“小滿大順”一詞給予的天時地利的幸運感懷不已,更對書法作品的內容點贊不停:“讀書點亮生活,書香滋潤童心——淮南聯合大學贈大順學管會”。
      上午,卞霞接受我們采訪之外,就在為第二天要舉辦的一個捐書儀式忙碌著,跟扶貧隊的小高老師布置領書、運書工作,打電話與有關單位和人溝通第二天活動的日程安排,等等,事無巨細都考慮到了。還想找一位書法家題字來為這場活動點題,正巧,大順鎮名揚省內外的書法家李多來回到了大順老家,抓住這個機會,在鎮黨委書記談宜芳的引見下,卞霞和我們就來到李多來的工作室。
      “小滿大順”,看著這四個字,我知道,第二天的活動對于卞霞,對于大順鎮的學校都會是小滿大順的。
    上午采訪時,在村部的一間平房里,我們看到屋子里堆滿了一捆捆書籍,卞霞向我們介紹,這些書籍就是第二天活動的主角,它們是由中國作家協會、中華文學基金會組織的育才圖書室工程所捐贈,第二天的贈書活動將在大順鎮第一小學舉行。
      我很好奇,詢問卞霞是如何知道這個育才圖書室工程的?卞霞回答說是友人知道她在駐村扶貧,也知道她在“主打”教育扶貧工作,就牽線搭橋,給她聯系了相關部門。去年育才圖書室工程就向長崗村大順一小等2所小學捐贈了3200多冊、價值近10萬多元的圖書,今年則把大順鎮學校全覆蓋,向9個學校贈送9300多冊、價值26萬多元的圖書。
      卞霞說,贈送圖書的同時,還贈送由季羨林題寫的“育才圖書室”的牌匾。
      孤陋寡聞的我馬上上網查了“育才圖書室工程”,才知道這是由中國作家協會、中華文學基金會共同主辦的,旨在以實際行動貫徹黨的科教興國戰略和教育振興行動計劃,以幫助我國老少邊窮地區的孩子們改善學習條件的一項社會公益性愛心助學活動。2004年5月28日,由季羨林、王蒙、張鍥、鐵凝等55位著名作家向全國發出倡議,正式啟動“育才圖書室”工程。
      哇!不得不贊嘆卞霞的這部教育扶貧“作品”,品味之高,效果之好,影響之大,意義之遠!
      這些圖書從北京寄到壽縣大順鎮長崗村,由文化名人發起的活動,受惠到鄉村學校,在捐贈儀式活動中一定還要有一個點題的內容,把大家對孩子們的希望,對學校教育的希望說出來,于是,卞霞就請書法家李多來寫下了“讀書點亮生活,書香滋潤童心”的題詞。
      在李多來寫好這幅“淮南聯合大學贈大順學管會”的作品之后,卞霞又懇求書法家再寫一幅內容一樣的作品,留給自己。
      李多來揮毫又寫了一幅同樣內容的作品,卞霞說要把這幅作品掛在自己家的書房里。我猜想她是想用這樣的方式,在自己的身邊留下扶貧生活的印記,任歲月流逝,教育扶貧的經歷則會在抬眼處,記憶泛起。
      四
      我們雖然沒有去采訪第二天的活動,但是我們見到了卞霞發過來的捐書儀式的照片,一群天使般的孩子接過了來自北京的圖書,他們的心由此與北京聯系起來——是駐村工作隊隊長、長崗村第一書記卞霞,把他們的視野一步步拉長,由長崗到壽縣再到淮南再到北京,他們人生的夢想在一本本書的引導下多彩地構筑起來。他們是幸運的,他們在接過書的那一天,心里肯定充滿了“小滿大順”的歡喜愉快,站在臺上的卞霞肯定也是。
      我們知道,明天之后的卞霞因為有新的工作崗位,就不會常來村里了,但是,她說,只要長崗村、大順鎮需要她做事情,她就會竭盡全力去做,義不容辭!
      為了“讀書點亮生活,書香滋潤童心”,卞霞想方設法去設計、策劃、落實、完成她的教育扶貧“作品”,她曾經關注過“馬云鄉村教師計劃”,并聯系過在馬云公司工作的一位認識的人,她想通過“馬云鄉村教師計劃”,把長崗村和大順鎮學校的教師進行培訓提升,讓鄉村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讓師生們的人生都能夠“小滿”、“大順”。

    春蘭篇

    情暖張祠

      淮南市司法局扶貧工作隊在女隊長楊文的帶領下進駐到村里,對壽縣保義鎮張祠村而言,就像是迎來了明媚的春光;對張祠村的貧困戶而言,就像是感受到了春日暖陽。
      張祠村第一書記楊文,用她的熱心熱情熱量熱語,把自己變成鄉親們心中的春日暖陽的“陽”。
      采訪時,楊文那爽快的性格和爽朗的笑聲也給我們留下深深的印象,接近她就像是走進春天的懷抱一樣,所以,把她寫成“春蘭篇”的主人公。
    大千世界會有許多巧合,而有些巧合讓人感到就是一種注定。
      楊文的人生與張祠村產生交集是注定的。
      楊文被張祠村看作春日暖陽也是注定的。
      前一個“注定”是后一個“注定”的“因”,有了前一個“注定”必然會產生后一個“注定”。
      前一個“注定”或許是一種巧合:楊文的先生姓張,她是張家的媳婦,她覺得到張祠扶貧是冥冥之中的一種安排。
      正是因為心中的有這份“注定”,到張祠之后她就有一種主客觀交織成的使命和擔當,要用自己的實干和作為,讓張祠的貧困戶脫貧、讓村莊致富。
      一
      鄉親們把楊文看作“春日暖陽”,但楊文卻始終把自己定位成黨的政策的宣講員和踐行者。
      2017年4月28日,正值谷雨時節,楊文和蔡杰、陳波組成的扶貧工作隊進駐到壽縣保義鎮張祠村。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駐村工作隊的到來對張祠村來說,就是一場“好雨”,因為因干旱少雨素有“曬網灘”之稱、貧困率發生率接近10%的張祠村,太需要“好雨”了。
      此時的張祠村,村支書在工作中摔傷了腿,正在治療過程中。作為村第一書記的楊文就在這種情況下“上崗”了。
      村第一書記的崗位不是在辦公室,而是要走村串戶。幾十年的機關工作經驗在農村中能應用到的不多,許多東西都要從頭學起。
      楊文要學的一個技能就是學騎電瓶車。張祠村由46個村民組組成,全村6202人,貧困戶就有227戶523人,走訪貧困戶是最基礎的工作,在農村的泥巴路上開車或者騎自行車都不是最方便的,因此,工作隊配備了電瓶車,而幾十年在城市生活的楊文就要學騎電瓶車。
      在我們采訪時,楊文笑哈哈地說:“50多歲第一次學電瓶車,這是之前從沒想過的事情,我現在電瓶車騎得可好啦,農村的泥巴路,跑得快。”
    看著笑談中的楊文,我心想,已經是祖母的她,可以把在扶貧過程中學騎電瓶車的這段人生經歷當作故事講給孫子聽,讓孫子懂得世無難事、學無止境的人生道理。
      有了電瓶車這個“坐騎”,楊文走訪貧困戶的工作進度和次數大大提高,很快,貧困戶的情況都了然于胸。
      扶貧工作怎么干?千頭萬緒中,楊文找到一條通往“羅馬”最直接的道路;“把黨和國家的政策送到貧困戶手上,用好,讓貧困戶享受好,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扶貧政策怎么送?“家里有病人的貧困戶就要對他們宣講健康扶貧的相關政策,家里有孩子上學的貧困戶,就要對他們宣講教育扶貧的相關政策。為了把黨和國家的扶貧政策宣傳好,我們還想辦法,把貧困戶都召集到村部,我像老師那樣,在展示板上一條一條地講,講得直到大家聽懂為止。”
      通過楊文“敲黑板,劃重點”式的講解培訓,張祠村的貧困戶對扶貧政策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要讓他們真正能夠享受這些政策,絕不像講講文件、敲敲黑板那么簡單。
      在把健康扶貧政策落實到貧困戶身上的時候,楊文遇到這樣一件事:
      楊文來到一個貧困戶家里,一個清瘦的孩子扶著墻從里屋走出來,一看這孩子弱不禁風的身子,蒼白的臉上有一雙膽怯、無光的眼睛,楊文便很是心疼。她已經聽說這個孩子叫小波,1997年出生,患的是血友病,病發的時候要靠一種特效藥與病魔進行著抗爭。孩子喊她一聲“楊阿姨!”就無話了。
    就是這聲呼喊,讓楊文心里軟軟、眼里濕濕的。本該是個青春無敵的孩子啊,因為生這樣的病,足不能出戶,藥不能離身。
      小波雖然能夠享受健康扶貧政策,但享受的過程中新的問題出現了:小波用的抗凝血因子的藥,按照規定,鄉鎮醫院是不能代購的,每次開藥要到合肥、淮南的大醫院,這對小波以及家人來說是個很大的麻煩,而且要是發病身邊沒有藥,就會危急生命。小波的那聲“楊阿姨”后面沒有說出來的話,是想讓楊文想想辦法,讓他這個保命的藥,能夠方便醫治自己的病。
      楊文心疼這個孩子,更為他遭受病痛的折磨而感同身受。她決定幫幫他,立即同市、縣、鎮各級相關部門聯系,去找有關領導進行協調,在不違背規定的情況下,讓小波能夠方便開藥。
      終于,楊文的四處奔忙有了結果,小波的藥能夠從縣醫院里直接拿到家里的冰箱里保存,隨時備用。
      而楊文對小波的幫助,則沒有停止。她記住了小波對她說的一句話:“楊阿姨,我愿意做事”,就幫他聯系一份編織鱔籠的活。小波不能出門,這份活是計件給錢,適合他在家做,做多做少由他根據自己身體情況而定。國家的政策有個人產業補助,楊文又幫他申請了這項補助。
      用的藥方便從醫院開了,又有了一份不受風吹雨打和出大力氣的活來做,小波的身體和心情都好了許多。前幾天,楊文去家里看望時,發現他吃胖了人也有精神了,楊文由此非常開心。
      楊文就小波這個典型,對我們講安徽省實施的健康扶貧“351、180”政策:“他用的抗凝血因子的藥,一支400多元,病發的時候,一天要用8支,這樣的費用,小波肯定是用不起的。他的藥費一年要花幾十萬元,現在個人自付封頂后國家兜底。他們家人都說,如果沒有共產黨,如果沒有國家的扶貧政策,他肯定活不到現在。”楊文說著打開電腦,電腦里錄入了小波的資料,“你們看,這筆藥費是2018年9月的,花了兩萬五千多元,自己支付的是零。”
      二
      張祠村是壽縣重點貧困村,200多戶貧困戶走訪、看望、幫扶,是楊文的工作,為方便走訪,用手繪制了一張貧困戶地圖,地圖上以路、渠為經緯,把貧困戶位于的自然村和貧困戶的姓名都標注出來。剛來的時候,楊文要對照地圖去走訪,而現在,貧困戶家的位置她都一清二楚了。
      每年都有貧困戶脫貧,但也會有新增的貧困戶。楊文去年下半年就在為一個新增的貧困戶忙碌了很長時間。
      一個9歲的小男孩,原本跟著打工的父母在外地生活,突如其來的一場重病讓這個家庭很快變得貧困起來,孩子治病花掉幾十萬,母親天天要守著住院的孩子。楊文得知情況后,就開始為這個孩子操心,辦他辦大病救助,為這個家庭辦低保、辦社保及國家兒童康復救助。
      孩子手術之后,下半身癱瘓,目前仍在醫院治療。看著可憐的孩子,楊文非常心疼。想方設法為他爭取政策,為這個家減輕困難。申辦殘疾證,楊文就讓人抱著孩子上自己的車,開車到壽縣去進行殘疾鑒定。一有時間,楊文就去醫院看望,還找到醫院領導做工作,讓孩子在醫院里得到很好的治療照顧,而且,孩子治療的各項費用也減免了。
      楊文說:“只要是為貧困戶的事情,我總是想著法子去找人。”
      這一點得到張祠村村干部們的公認,大家都說,一個女同志,為了村里的事情,到鎮里、縣里、市里,四處奔波,到處找人,實在是難得!
      楊文說:“去敲辦公室的門,去找領導幫助解決問題,心里也有不堅強的時候,這個時候,我就自己給自己打氣:我是為了貧困戶的事情,為了貧困村的事情,找人不丟人!”
      肩荷著責任的楊文,用自己的勇氣、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擔當,在兩年之中為張祠村爭取基礎建設項目及產業發展項目18個。
      扶貧工作隊的工作不僅讓貧困戶脫貧,還要讓整個張祠村的村民都受益。
      去年的麥收時節,晚飯后的楊文走在村子里的道路上,看到村民在路上把曬好的麥子裝進袋子,就跟村民拉呱,村民的話讓她記在了心里:“楊書記,只要為俺們農民做好事,俺們就會把你記在心里。”
      這話表達出農民簡單樸實的感情。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多少年來中國百姓對官員的期待,也是富有使命官員對自己的要求。楊文從村民的話中看到了自己的責任,看到了村民對自己的期望,因此,她對自己要求:擔任張祠村第一書記,就不能只是個掛名的。
      今天的村民能夠在夜晚的路上像白天那樣騎車走路散步,得益于道路上安裝了太陽能路燈。
      楊文和扶貧工作隊到村之后,發現村里的夜晚特別黑,沒有燈的路上騎車、走路都不安全,于是,爭取項目資金,分三批為張祠村安裝了535盞太陽能路燈。路燈的安裝照亮了村民回家的路,也讓村民感受到共同富裕的光亮。
      在扶貧工作隊和村兩委的努力下,今天的張祠村,電網進行了改造,危橋進行了修建,旱廁改成了水廁,道路實現了綠化,泥巴路變成了水泥路,新修了7.5公里長的抽灌渠,全體張祠村的村民在這場脫貧攻堅的戰役中都有了獲得感和幸福感。
      三
      楊文對貧困戶的關愛,像陽光一樣;貧困戶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想找楊文訴說,平易近人、熱情開朗的楊文在他們眼里是“老妹”、是“阿姨”,楊文也像親人般地待他們。
      在我們采訪的當日,楊文剛好要去看望一位剛動過食道大手術的村民,我們一同前往。到了村民家,六十多歲的女患者緊緊拉著楊文的手不放,用低啞的嗓音跟楊文說著感激的話。

    QQ圖片20190722151349.png


      患者的手術是楊文幫著聯系的,住院期間楊文又去看望,用寬慰的話讓她安心做手術。現在,手術成功,楊文又過來看望。
      患者心存感激,拿出一盆黃澄澄的杏子讓楊文和我們吃,說洗干凈的,自家樹上結的。看到楊文和我們抓起一把杏子,患者才開心。
      “到貧困戶家,你能喝他們一碗水,吃一塊瓜,他們就覺得你和他們不生分,看得起他們。”楊文笑著對我們說。
      楊文的親近感不僅表現在平時和貧困戶的談心拉呱上,表現在真正為他們辦事上,還表現在對他們知冷知熱、知情知義上。
      楊文在一次走訪貧困戶的時候,了解到一戶人家的媳婦被鎖在一個廢屋子里五六年了,因為她瘋了。她走近這個“瘋女人”,嗅到了刺鼻的氣味,看到了非人的環境,還有那雙呆滯無神的眼睛。楊文一下子淚流滿面,“救她!”一個強烈的聲音在心中回響。這是一個扶貧干部的責任,也是一個女人的良知。
      楊文不能對此坐視不管!因為“瘋”了,她能享受相關的國家政策;因為“瘋”了,她更需要社會的關愛!由于婆家沒有人手來照顧她,楊文四處打聽她娘家人的情況,又跟精神病院聯系,看看能否對她進行醫治。
      在楊文多方聯系協調下,這位精神病患者住進了醫院,得到了醫治。幾個月后,在楊文帶著患者的弟弟去看望時,本來神志不清的患者,竟能一眼認出了親人,走過去抱住了弟弟。
      張祠村的村民都說楊書記的心腸好。心腸好,就是看到村民受著病痛折磨就要前去救助;心腸好,就是看到村民家里有事就要幫忙解決。所以,張祠村老老少少都喜歡這位“楊書記”、“楊老妹”、“楊阿姨”。
      四
      楊文和扶貧工作隊進駐到張祠村,夏天到了,為貧困戶送去電風扇;冬天來了,為貧困戶送去棉被和大衣。逢年過節的,將大米和食用油送上門。
      為了讓貧困戶脫貧,2018年9月,建了張祠村扶貧車間——600平方米烘干廠房,引進安徽輝隆集團入駐,帶動125戶貧困戶,每年還能為村集體增收20萬元。
      為村百畝中藥材半枝蓮種植基地建設380V特供電專線,并解決了基地用水問題,保障基地生產,提升了基地生產效率,帶動貧困戶分紅,使他們有了可靠的收入。張祠村一位名叫畢如好的貧困戶,以往種植水稻為生,一年收入不到2000元,領種了半枝蓮之后,他的收入翻了好幾番。
      為張祠村爭取149KW、60KW兩座光伏發電站,加上村原有的一座光伏發電站,每年能為村集體增加20多萬元的收入,張祠村干部為自己村擁有三座光伏發電站而自豪。

    QQ圖片20190722151541.png


      楊文把陽光、溫暖帶到了張祠村,也把榮譽和名氣帶給了張祠村,曾經“曬網灘”上的困難村現在變成了各項工作的先進村,市、縣領導到村里檢查指導工作;全市和淮北市的村第一書記、扶貧隊長觀摩團來張祠村觀摩學習;安徽電視臺、淮南電視臺、淮南日報都對張祠村進行過宣傳報道。對比之前,讓張祠村的干部有“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感覺,張祠村因為來了楊文和扶貧工作隊,陽氣東升,真正的春天到來了。

    夏荷篇

    麗香姚祠

      史學麗,淮南市扶貧工作隊中最年輕的女隊長,性格開朗,對人熱情,快人快語,就像夏日中的一抹美麗,把她寫成“夏荷”篇,也是名實相符。而且,名字中有個“麗”字的她,在扶貧工作中似乎更是在“美麗”上下了很多真功夫。
      2019年5月8日上午,我們從淮南驅車2個小時前往壽縣隱賢鎮姚祠村,村部就在路邊,一座高大的石碑上,“姚祠中心村”幾個紅色大字像是在招呼我們,而石碑前面三位淮南日報社的扶貧干部——史學麗、劉磊、武春暉正微笑地向我們走來。
      雖然身著黑色的運動外套,但綠色內衣的帽子翻在外面,這樣裝扮顯示出女性的特質,也與春天的鄉野很是和諧。史學麗就是這樣進入了我們的視野,進入視野的還有村部旁邊的一座花園,我迫不及待地走到花園里拍照觀景。
      栽滿石楠、月季、杜鵑、含笑的花園里,有兩座亭子,其中的一座亭子架在水面上,坐在亭子里看水景聞花香,聽歌對弈,這樣的生活好愜意。可以想象夏日的水面上,荷葉田田,荷花挺立,亭子里傲立其中,那樣的詩情畫意是何等的美好。
      愜意的感受不僅是我的,那些建造這座花園的人,感受肯定也是愜意的,他們是用美美與共的情懷,想在這里把人間的美麗顯現出來,把生活的美好彰顯出來。
      史學麗,就是花園的一個建造者,為美麗而“畫像”的一位女扶貧工作隊隊長。
      一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史學麗辦公室兼宿舍的房間里就詮釋著這句話。
      姚祠村的村部由兩棟樓組成,前一棟一層是村黨群服務中心,二層是會議室;后一棟樓有一間是史學麗的辦公兼住宿的房間,樓上則是黨員活動室。
    一個房間隔成兩用,前面辦公后面住宿。住宿的地方,一張床、一張桌和一個衣柜,把空間塞得滿滿的,騰挪的地方都沒有。就在這狹小的空間里,我看到了美麗,看到了遼闊——臨窗桌子上,一大一小插滿花朵的兩個花瓶讓房間里洋溢出美好和生機,而視線轉向窗外時,一片竹林、花園涼亭以及光伏發電和廣闊的田野收入眼底。此時,稻田里的水稻正接近成熟,一片黃色。史學麗說:“夜里聽到的蛙鳴可不是一聲兩聲,而是此起彼伏,集體合唱。”越過房間的外墻,則是史學麗在扶貧隊副隊長劉磊的幫助下開墾的花園兼菜園。
      在史學麗的帶領下,我們來到院墻外的新開墾的土地上,史學麗指點著剛從土壤里冒出來的嫩苗,說,這是向日葵,那是花生,那又是特種冬瓜,還有幾株正在生長的無花果、獼猴桃、桃樹等等。向日葵的種子播撒得最多,史學麗說,要讓水塘邊、花園里開滿向日葵,那種景象該多美!
      為此,早晨、傍晚,史學麗和劉磊就在這里翻地、澆水,他們想用自己的辛勤耕耘,想用這一處植物生長起來的小美好來影響姚祠的貧困戶——只要人勤勞,有黨的陽光照耀,有幫扶政策和措施,生活就會越變越好。
      二
      史學麗,70后的女扶貧工作隊隊長,2017年4月,剛被提拔為淮南日報社黨委委員、副總編輯的她,就當仁不讓地領下了淮南日報社的扶貧工作任務,來到了姚祠村。
      來到農村,史學麗對自己工作有一個準確的定位“畫像”——以自己的行動為黨在群眾中的形象“畫像”,以自己的行動為扶貧工作者在老百姓眼里“畫像”。
      在史學麗的辦公室,史學麗把“畫像”一詞說出來的時候,一位女性村民進來,史學麗馬上站起來詢問什么事情,然后給予解答。最后叮囑:“你有什么事情就來找我。”
      “就來找我”這句話,就是一種擔當,就是一種態度,就是讓老百姓為黨“畫像”的一種姿態和作風。
      生長在黑龍江省的史學麗,天性中的樂觀開朗和能說會道,成為她與村民打交道的先天優勢,而真正把自己融入到農村、融入到村民之中的意識和決心,才使她成為姚祠村人人皆知的“史書記”的主要因素。
      要讓農民為黨、為扶貧工作者畫好像的第一要素就是融入。為此,史學麗帶領工作隊成員堅持每周一上午進村、周五下午回城的工作制度;堅持一有時間就走村串戶與村民拉呱的工作作風;堅持積極參與村里任何一項重大工作的工作熱情;堅持積極宣傳推介姚祠村、把姚祠村看作第二故鄉的工作情懷——“俺們姚祠村”現在已經成為史學麗說的最多的話,在農村跟鄉親們這樣說,到市里開會跟市里人這樣說,回到家里跟家人也這樣說。
      因為已經是“俺們姚祠村”的人,村子里的紅白喜事,史學麗都隨份子錢,為老人送終、為新人嫁娶;因為是“俺們姚祠村”的人,史學麗每周回到淮南之后,總是要為村民們辦點事,經常做的就是為村民們買藥。
      “俺們姚祠村”,史學麗對我們介紹姚祠村的情況:“在隱賢鎮的東部,耕地面積15000多畝,有41個村民組,1469戶,人口6970人,黨員114名。建檔立卡的貧困戶239戶、593人,致貧原因主要是疾病和殘疾。”
      從姚祠村到淮南市90多公里,那些家里有病人需要到淮南買藥的,不能自駕車的話,要早出晚歸一天時間,而且還不一定能買到藥。史學麗看到這種困難,就常常利用休息日回城的機會,替鄉親們跑醫院排隊買藥。
      “俺們現在就去看看那些因病致貧的貧困戶吧。”說著,就領著我們去走訪貧困戶。
      劉磊開車,走了幾個村落,來到路邊的一戶人家。“有人在家嗎?”史學麗朝屋里喊。一會兒走出一個瘦弱的年輕女子。
      “還認識我嗎?”史學麗問她。瘦弱的女子笑了笑:“是史書記。”

    QQ圖片20190722151652.png


      接下來史學麗一邊對她問寒問暖,一邊跟我們介紹她家的情況。這是一戶因病致貧的典型,公公腦梗,婆婆頭腦不清晰,她從鄰市嫁到這里,生了3個孩子。本來在大家的幫扶下,這家人已經脫貧了,但是沒有想到,80后的她突然查出來胃癌,于是住院手術治療,之后又化療;近來,她婆婆又摔傷了腰和腿,和公公一樣整天只能躺在家里。一家7口的生活重擔全部壓在她的老公身上,而她老公今年剛30歲,在城市里這個歲數的男青年有可能還沒有成家。
      “有困難,大家扛!”史學麗安慰她說:“現在又把你們評定為貧困戶,貧困戶的政策你們都能享受,大家都會幫你們,你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三
      姚祠村原本貧困戶239戶、貧困人口539人,到如今還有17戶、22人,要在今年全部實現脫貧。
      如何讓貧困戶脫貧的呢?史學麗帶領的扶貧工作隊和村干部采取的主要措施就是強化產業扶貧,增強貧困人群“造血”能力。
      在姚祠村,有兩大產業項目在脫貧攻堅工作中起到了很大作用,并且影響越來越大,造血能力越來越強。
      離姚祠村聯合小學的不遠處坐落著一家企業,看院落和房屋的新舊程度就知道,這家企業興建不久。院落里飄散著一種清新的香氣,這種來自田野的香氣,聚攏在這里。當我們走進生產車間,香氣濃郁起來。而此時的我們終于弄清楚這清新的香氣,就是我們在端午節前后能夠聞到的氣味——艾草的味道。
      這家名叫安徽新農宜嘉農業觀光旅游有限公司的企業,創辦人是致富回鄉創業的孫劍峰。“遇到這樣的能人,我們總想勸他們回村創業,回報家鄉。”史學麗說。
      孫劍鋒回村創辦的企業很接地氣又很接現代生活氣息——著眼于農業觀光旅游,從事艾草種植研發的農業高科技公司。
      艾草,淮南人過端午節的標配植物,端午的前幾天是艾草上市的季節,這個時候,生長在田野上的艾草被收割進入城市,插在家家戶戶的門上。作為傳統習俗的一個元素,艾草以及艾草文化已經深入人心。
      此外,艾草的藥性也受到都市養生人士的垂青,艾灸成為養生治療的一種手段。所以,史學麗說這家企業研發的產品是朝陽產業。
      為了幫助企業做大做強,史學麗和村干部一起為企業流轉土地,宣傳推廣。安徽新農宜嘉農業觀光旅游有限公司投資建設的現代化中草藥生態觀光園,在2017年2月獲批安徽淮南市壽縣重點旅游規劃項目,2300畝艾草種植基地獲批市級特種經濟作物示范基地。
      我們在公司車間看到艾草加工生產、包裝車間用了不少工人,一問,這家企業帶動了本村47戶貧困戶脫貧致富。
      在我們驅車回來的路上,看到一大片田野里都種植了艾草,而且品種多,除了本地的一年一季的采草之外,還有從湖北、河南引進的新品種,一年四季都生長。愿這一年常青的艾草能讓姚祠村的貧困戶點燃一生常青的綠色希望;愿這種讓人健康美麗的產業在姚祠村鋪陳出多姿多彩的美麗。
      從安徽新農宜嘉農業觀光旅游有限公司出來,艾草的清香還在我們身邊似有似無的氤氳著的時候,車就載著我們來到梁家湖畔。這里由安徽益豐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興建的生態特色種養殖及旅游觀光產業項目,正在脫貧攻堅中發揮著作用。
      “這里生產的蔬菜水產大多供應到合肥,有一些固定的大客戶,包括老鄉雞,都直接要這里的食材。”史學麗指著一個個塑料大棚說。
      安徽益豐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在建設過程中,就有14戶貧困戶帶資入股,現在已從公司里獲得受益。2017年,史學麗帶領的扶貧工作隊來到之后,按照有關政策,在這里建了一個扶貧車間,資金由縣鄉按照8:2比例承擔,扶貧車間總面積 1296平方米,是良種蟹苗繁育基地。2017年 12月11日開工,2018年11月投入使用,繁育蟹苗 7萬公斤。帶動貧困戶56戶,戶均年增收在1000元左右。
      梁家湖,是姚祠村最大的水面,為了發展生態旅游,讓游人在這里觀賞游覽采摘,建設者們已經在水面上架起了木橋,還準備在周圍蓋一些供游人住宿的特色民居房——當然,尚待時日,不過,這里的風景的確好,又與文化底蘊深厚的隱賢鎮相連,從淠河下的老街一路過來,吃、住、玩,不是很美好嗎?
      四
      名字中帶有“麗”字的史學麗,冥冥之中的暗示,讓她在姚祠村扶貧做得都是與美麗相關的事情,有外在的美更有內在的美。
      2018年的一個冬天,一個身著單衣的男人登著自行車著急地往村部趕,到了村部帶著哭腔說:“家里失火了,俺在屋外干活,火著得很快,家里東西都燒沒了,怎么辦啊?”
      史學麗以及村干部趕忙上前安慰:“只要人沒事,就好!”
      史學麗知道他是一個姚姓五保戶,一個人住。看他身上穿得很單薄就問情況,“史書記啊,俺在外面干活,棉襖脫在屋里,都燒了。”姚老漢說。
      史學麗二話沒說,立即讓扶貧隊副隊長劉磊買棉衣,把自己的簡易衣櫥連同被子給姚老漢送去;又和村干部一起,為他籌辦了米面油和過春節的食物。在大家的幫助下,姚老漢度過了難關。

    QQ圖片20190722151801.png


      一位時姓貧困戶年輕的時候就外出打工,前兩年在上海一倉庫打工時,老板發現他常常發錯貨,一問知道他視力很差,就讓他回家了。二十來歲的兒子也因病從學校退學回家,女兒在上初中,一家人生活來源就靠妻子在外打工掙錢。
      史學麗到時姓村民家了解情況,積極聯系醫院讓他住院動手術,盡快治好快導致其失明的白內障,把視力問題解決掉,然后才能和妻子一起支撐這個家。
      時姓村民患的是嚴重的白內障,史學麗事先在市里聯系好醫院,又在周末開車把他送到醫院。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說得趕緊治。但時姓村民身體情況有點復雜,做心臟塔橋手術不久,還患有較重的糖尿病。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先進行降血糖治療,之后做一只眼的白內障手術,恢復一段時間,再進行另外一只眼的手術。于是,從2018年11月到2019年的4月,史學麗為時姓村民治療眼睛,多次與醫院聯絡協商,多次開車載著他往返于淮南市和姚祠村。
    如今,時姓村民的視力恢復后,精神狀態變好了,不但能把兩個孩子照顧好,還重新做起了農活,種稻插秧,養起雞鴨。當我們見到他的時候,看到家里被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樂呵地說:“我20多歲時擔任過隊長,是黨員,現在我親身感受到黨的扶貧政策好,感到到黨的溫暖。史書記,有什么工作就吩咐一聲,我堅決跟黨走!努力回報黨恩,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能聽到這樣的話,是史學麗扶貧工作最好的目的和結果,也是史學麗為黨畫像的初心和動力。為了這話,她時時處處為姚祠村著想,為貧困戶著想。收集親友們家里的衣服送給貧困戶,為貧困戶家孩子上學的事情找學校對接,看到貧困戶家里夏天太熱,就把自己用的電風扇送過去……
      用自己的行動為黨畫像,史學麗的工作是美麗的。這份美麗也有家人的支持,看她工作太辛苦,愛人買了一臺洗衣機給她送過來;周末回家,80多歲的婆婆親自準備好她喜歡吃的食物;遠在黑龍江的父親、以及在國外讀書的兒子,一家人老老少少都到過她扶貧的姚祠村。
      親人的支持和鼓勵、自己內心的認同和認定,讓史學麗扶貧在姚祠村,創造著美麗,感受著美麗,分享著美麗。
      這份美麗,猶如夏日的荷花,以“中通外直”的個性,展露出“別樣紅”的姿態,散發出“自在香”的芬芳,收獲了“叢中已結新蓮子”的工作成果。

    阡陌之花篇

    詩和遠方

      文章寫到這里,四位女第一書記的故事似乎都講完了,其實,這些文字只是她們扶貧生活的一個橫截面,表現的只是橫截面上的她們扶貧工作留下的花紋,猶如秋菊、冬梅、春蘭、夏荷般美麗芬芳傲然挺立。其實,若是剖開扶貧工作的縱截面,我們會發現更多的美麗之花,她們同樣也是激情綻放在村鄉,在阡陌縱橫的田野上留下美麗的身影和沁人的芳香。
      這里我還想簡介一位巾幗女性,她的故事不能用橫截面式細致描述,只能用白描的方式,為這位在農村工作兩年多的女干部,畫出一朵阡陌之花。
    在金兆璜、卞霞、楊文、史學麗各自率領本單位的工作隊進駐到壽縣貧困村的時候,已在壽縣迎河鎮大臺村工作一年多的宋云霞,也成為淮南市旅游局扶貧工作隊的隊長,帶領自己單位下來的兩位同志,投入了這場全國性的脫貧攻堅戰役之中,和上述的四位女隊長并稱為“五朵金花”。當“五朵金花”競相開放之后的2018年8月,宋云霞結束了在農村工作。
      作為淮南市第六批選派干部,宋云霞在2016年2月就來到大臺村,此時,她55歲,淮南市旅游局副調研員,是這批選派干部中唯一一位年過五旬的女性。
      一個人來到離家百里之外的陌生農村,縱然有許多的困難,宋云霞總是想辦法克服,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淮南市有幾十位和她一樣的選派干部戰斗在各自的崗位上;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她的身后有淮南市旅游局這個堅強后盾,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淮南旅游工作者的形象。
      詩意和遠方,是旅游工作者的工作思路和工作目標,幫助貧困戶脫貧是不是也能用這樣的工作思路?帶著旅游人的激情和熱望,宋云霞一手牽著大臺村,一手抓住旅游這跟線,就想把淠河岸邊的大臺村變成淮南市旅游線路上的一個點。
      這只是故事的開端。為了這個開端,她和單位的領導認真做調研、找專家進行謀劃;為了這個開端,動員了全市旅游行業的所有熱心人,在這個點上搞特色養殖、特色種植,投入資金付出勞動,跑市場跑、跑銷路……
      這個過程和結果我不再描述,單為詩和遠方的扶貧工作創意點贊!這場史無前例的脫貧攻堅戰,其愿景不正是詩和遠方嗎?
      扶貧工作者們在農村生活工作過程中,會有許多的瑣碎、些許的煩惱,能引領他們走出這些瑣碎煩惱的,不正是詩和遠方的情愫嗎?
      我曾經采訪過一支扶貧工作隊,農村單調的生活,讓他們生出仰望星空的樂趣。晴朗的夜晚,他們站在一望無際的田野上,抬頭仰望星空,在浩瀚的天宇上辨識著星座。這是在城市生活無法得到的樂趣。遼闊的鄉野和浩瀚的星空,讓人能夠回歸質樸,讓人能夠找到真我。這不正是詩和遠方的土壤嗎?
    詩和遠方,不是在詩行里,也不是在天涯海角,就是在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牽掛之中,就是在伸開雙臂的擁抱之中,就是在甘愿付出不求回報的行動之中——脫貧攻堅中的一個個綠樹包圍的村落,麥浪翻滾的田野,縱橫交織的水渠,一串串的紅辣椒和黃玉米……當然還有挺立在大地上的菊梅蘭荷以及數不清的阡陌之花。
      在今天的淮南市脫貧攻堅戰地上,挺立的菊梅蘭荷以及數不清的阡陌之花,她們面向的正是詩和遠方!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關閉窗口

    主辦:安徽省壽縣人民政府 承辦:安徽省壽縣融媒體中心 版權所有 安徽省壽縣融媒體中心
    地址:安徽省淮南市壽縣國投大廈 郵編:232200 E-mail: shouxian-wz@163.com 網站標識碼:3415210027

    皖公網安備 34042202000005號 皖ICP備05004200號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及郵箱 電話:0554-4027701 傳真:0554-4032565 E-mail:shouxian-wz@163.com

    四川尼姑